3d悠闲山西麻将扣点点|山西麻将辅助器
VIP中文 > 都市小說 > 萬古神帝 > 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 如此威勢

正文 第二千三百二十八章 如此威勢

    遭受精神力攻擊,越聽海大腦一陣刺痛,頓時,渾身力量松懈,身體顫抖,控制不住膝蓋向下彎曲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越聽海嘴里發出不甘的怒嘯聲:“張若塵,大圣不可辱……從今往后……不死……不休……”

    越聽海四周的空間,猛烈震顫了一下。

    受到那股空間力量的鎮壓,越聽海再也支撐不住,重重的,跪在地上,將大地壓得沉陷下去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以越聽海的身體為中心,方圓十里的空間,被凍結起來。

    天地間,變得無比寂靜。

    “嘩——”

    風后的絕美身姿,飛落到城墻上,杏眸中,浮現出震驚的神色,道:“不妥,這樣做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妥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后道:“大圣可殺,不可辱。更何況,還是越聽海這種天之驕子,神之種子,遭受如此奇恥大辱,不僅是他,還有他背后的勢力,甚至整個凈天部族,都會視你為仇敵。”

    “越聽海還沒有那么大的影響力,一個失敗者,在地獄界,是沒有榮耀的。凈天部族的修士,崇拜的是百枷境大圓滿大圣越聽海,而不是一個跪下的越聽海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后輕嘆一聲,道:“或許,你說的,是對的。只要我們真的帶領不死血族奪取了十族第一,那么,整個不死血族的修士,都將視我們為驕傲,敬我們為神。”

    二十三道圣光,自遠方飛來,降落到雲城下方。

    是凈天部族的二十三位大圣。

    他們看到被鎮壓得跪伏在地的越聽海,有的驚懼,有的憤怒,有的沖了過去,想要將越聽海救出,卻被凍結的空間擋住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這么做,是在羞辱整個凈天部族。我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,可是,等到狩天之戰結束,凈天部族的神靈絕不會放過你。”

    一位看上去二十來歲的年輕女性大圣,怒聲斥責,隨即,展開六只血翼,一劍劈斬向那片被凍結的空間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一動,隨即,一道龍蛇形態的雷電,從云層中飛下,將她劈的拋飛出去,身體化為焦炭,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“越聽海做錯了事,自然是要好好反省。在狩天戰場,凈天部族的神靈管不了他,我替諸神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東西,憑什么管凈天部族的大圣?”

    “越聽海有沒有做錯事,豈是你一言可定?”

    七八位凈天部族的大圣,運轉血煞之氣,打算攻擊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,變得冰寒刺骨,道:“越聽海之所以沒有死,那是因為他能接下我一拳,而且,自身也還有些用處。可是你們,誰若是敢冒犯我,我張若塵殺人,絕不手軟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凈天部族的大圣,一個個都像是被潑了盆冷水,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們面對的,可是張若塵啊!

    這個家伙,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,不知已經殺了地獄界多少位神子神女。就連鬼主第七子洫,都死在他的手中,他還有什么事不敢做?

    風后還真有些怕張若塵大開殺戒,連忙道:“越聽海昨夜操控海嘯,想要殺死血天大陸上的三千萬不死血族族人,此事,本后可以作證。犯下如此重罪,幸好是在狩天戰場上,否則,不死神殿已經將他帶走抽魂剝皮。你們不會也參與了昨夜之事吧?”

    在地獄界,的確是實力為尊,只要實力強大,可是決定弱者的生死。

    但,任何一族,都不會允許強者大肆屠戮本族的族人。這樣的人,只會落得與左牧圣君一樣的下場。

    相對而言,不死血族的處罰更重。

    別說是凈天部族的二十三位不朽境大圣,就連跪在地上的越聽海,臉色都變了變。

    在狩天戰場上,就算殺死三千萬族人,對一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大圣而言,并不是什么大事。畢竟,他一人的價值,遠超三千萬族人。

    若是昨夜襲擊成功,凈天部族的神靈,肯定會保他,不死神殿也拿他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可是,昨夜行動失敗,還被張若塵和風后查了出來,現在自己又丟了這么大的臉面,凈天部族的神靈肯定對他相當失望,還會保他嗎?

    “沒……沒有,我們根本不知道,昨夜發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越聽海真的犯下這等彌天大罪?”

    “昨夜的事,本圣絕不知情,與本圣無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凈天部族的大圣,察覺到了不對勁,一個個都變得老實。

    他們之所以敢不聽張若塵的號令,就是知道,風后和刀獄皇絕不會服張若塵,肯定會站出來,與他對抗。

    可是,風后竟然站到張若塵的一邊,再加上,瑜皇、易軒大圣、孤辰子,他們儼然已經形成另外八大部族加起來也難以抗衡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來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頭,看到血云滾滾的天空,感受到了一道道強大的圣道氣息。

    十大部族的大圣,正在從星球的各個方位趕來。

    越聽海被張若塵鎮壓的跪下,就是一道警告的信號。

    另外七大部族的修士,都怕落得一樣的下場,誰還敢等張若塵親自去請?

    “封天部族姚冰,率領本族十七位大圣,前來拜見若塵大圣。”

    十八道血芒從天而降,落到雲城外。

    “魔天部族亦悔圣君,率領本族二十四位大圣,前來拜見若塵大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血色身影,降臨到雲城外。

    留守本族星的,除了一兩個百枷境強者,別的都是剛剛突破到不朽境的大圣。

    片刻后,雲城外,聚集了上百位大圣。

    除了齊天部族,各大部族的修士,盡數到齊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哼一聲,下令道:“瑜皇,你親自去一趟齊天大陸,將齊天部族的大圣全部給我請過來。記住,務必要請上刀獄皇。”

    瑜皇的秀眉一蹙,道:“刀獄皇在本族星?”

    “就算本尊不在,也必定有一道精神力分身在。”張若塵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    天邊,飛來一片稠密的血云,似血海翻滾。

    血云中,響起厚重霸道的聲音:“不用麻煩瑜皇,本皇和齊天部族的大圣,已經來了!”

    血云如大河降瀑,俯沖向下,轟隆隆的墜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血氣瞬間籠罩千里大地,等到血氣散開,刀獄皇和十數位齊天部族大圣的身影,出現在了城門外。

    不是刀獄皇的精神力分身,而是真身。

    見到刀獄皇出現,唯齊天部族馬首是瞻的幾大部族修士,皆是松了一口氣,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,似乎是有了主心骨,不再懼怕張若塵的兇威。

    沒有刀獄界,他們不敢與張若塵叫板。

    一隊隊人馬,主動向刀獄皇靠近過去,一副要與張若塵對抗的態勢。

    凈天部族那位被張若塵一道雷電劈得渾身焦黑的女性大圣,來到刀獄皇的面前,頗為虛弱的道:“張若塵獨斷專行,發起內斗,羞辱凈天部族大圣,請刀獄皇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越聽海絕對不可能做出危害不死血族的事,都是張若塵故意栽贓,自以為修為強大,便無法無天。”又有修士開口。

    凈天部族其余大圣,盡數站到刀獄皇身后。

    他們身上釋放出強大圣威,戰意騰騰。

    刀獄皇向跪伏在地的越聽海,淡淡的瞥了一眼,冷哼一聲:“若塵大圣和風后何等人物,豈會做出故意栽贓的事?你們休要放肆。”

    凈天部族的大圣,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另外幾大部族的大圣,一個個也都面面相覷,有些吃不準刀獄皇的套路。

    刀獄皇身形挺拔,義正言辭,道:“本皇認為,越聽海做錯了事,就該受到懲罰。如今不死血族局勢一片大好,正是應該眾志成城,一致對外,爭取在狩天之戰上獲得更好的成績,才不辜負諸神和整個不死血族的族人對我們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時候,誰敢制造內亂,本皇第一個不放過他。”

    “越聽海就讓他先跪著,在狩天戰場上跪著,總比被送到不死神殿抽魂剝皮要好一些。現在的地獄界年輕修士,還是缺乏敬畏之心,正好磨一磨他的心性。”

    說出最后那一句的時候,刀獄皇目光冷冽如刀,瞪了越聽海一眼,顯然是具有威脅的意味。

    越聽海本是屈辱得要命,本以為刀獄皇的真身趕回本族星,自己的處境會隨之改變,哪里想到刀獄皇竟然過河拆橋,將一切都推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,不應該的。

    刀獄皇何等驕傲的一個人,怎么可能這么容易就放棄對抗?他不可能甘心屈于張若塵之下。

    到底為什么?

    為什么?

    越聽海的心中,充滿了委屈、不解、憤恨、茫然。

    “走,隨本皇一起進城,與若塵大圣商議大計。”

    刀獄皇大手一揮,率先跨入城門。

    城墻上,風后和瑜皇,皆是露出異樣的神采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地獄界的時間尚短,不了解刀獄皇,可是她們與刀獄皇打過多次交道,相當清楚刀獄皇是一個什么樣的人。他剛才的一番言詞,絕不正常。

    瑜皇百思不得其解,喃喃自語道:“刀獄皇到底在謀劃什么?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顯得無所謂,刀獄皇若是肯服從,自然是好事。

    若是不服,大不了將他打服。

    風后道:“刀獄皇好歹也是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前十的強者,既然他主動示好,我們也得有些表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點頭,與風后、瑜皇走下城墻,迎接刀獄皇。

    遠遠的,刀獄皇便是拱手行禮,大笑道:“若塵大圣不愧是血絕家族的麒麟子,狩天之戰后,必定威名傳天下,本皇佩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淡定的道:“我連百枷境大圓滿的境界都還沒有達到,刀獄皇有什么好佩服的?”

    刀獄皇正色道:“沒有達到百枷境大圓滿,卻能被擊敗百枷境大圓滿的無疆,這才更顯本事。這一點,羅生天做不到,閻皇圖做不到,婪嬰也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瑜皇和風后恍然大悟,隨即二女露出盈盈的笑意。

    跟在刀獄皇身后的諸位大圣,還沒有收到張若塵擊敗無疆的消息,此刻聽到刀獄皇的話,一個個都嚇得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頓時,他們都明白,刀獄皇對張若塵為何會是這樣的態度。

    如果張若塵只是擊敗洫和嫣紅大圣,刀獄皇就算自知不是他的對手,可是,有另外幾大部族的支持,依舊有把握與張若塵對抗。

    只要等到無疆和婪嬰騰出手,那時,張若塵多半是會死于非命,也就不算什么威脅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剛才,刀獄皇收到張若塵擊敗無疆的消息,瞬間便打消了所有念頭。張若塵既然能夠擊敗無疆,也就不會懼怕婪嬰。

    整個狩天戰場,還有誰能威脅得到他?

    或許缺可以。

    但是,缺和張若塵沒有太大的恩怨,肯定不會輕易樹敵。

    萬般念頭在腦海轉過,刀獄皇在一瞬間,想到了不死血族的諸神。現在,不死血族高手如云,儼然已經可以和閻羅族、修羅族對抗。

    如此大好局面,不死血族的諸神,肯定是希望他們能夠爭奪到更好的成績。

    第二,甚至是第一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他刀獄皇如果再從中作梗,張若塵絕不會放過他,不死血族的諸神也會動怒。

    正是考慮到此般種種,刀獄皇才火急火燎的趕回本族星,準備與張若塵一起商量大計。只有這樣,今后得了功績,才有他的一份。

    青天部族晉琨大圣的精神力分身,向刀獄皇傳音,問道:“張若塵真的連無疆都擊敗了?”

    刀獄皇道:“不要再抱別的念頭,張若塵不僅擊敗了無疆,還殺了左牧圣君,更是修煉出了二品圣意,手中掌握著兩件至尊圣器。據說,就連他的寄生植物食圣花,都有百枷境大圓滿榜前十的戰力。如此實力,狩天戰場上,還敢與他叫板的人,五根手指頭都數得過來。”

    晉琨大圣的臉色,變得凝重無比,道:“如此說來,單論頂尖級別的力量,我們不死血族已經勝過修羅族,可以與閻羅族扳手腕?”

    刀獄皇眼神變得沉凝,重重的點了點頭,道:“這,的確是以前不敢想象的事,恐怕不死血族的諸神也很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諸神對我們,應該有大期待。畢竟,閻羅族每一次狩天之戰都是第一,如果我們這一屆能夠將他們踩下去,我們所有人的名字,都會記錄進不死神殿的名冊。”

    “獎勵什么的,都是其次,關鍵是這背后的意義,即便是諸神都很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以下三族的身份,擊敗至高一族,這是不死血族諸神最想要的東西。這個時候,誰掉鏈子,狩天之戰后,誰就得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召集我們過來,應該就是這個目的。”


  http://www.ptsdu.tw/9_9341/31096474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tsdu.tw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3d悠闲山西麻将扣点点 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亚得股票配资 上证指数4600点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免费下载 12月13日股票分析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 模拟炒股大赛 万达股票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答案 最新好股票推荐